宜昌新闻 yc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宜昌新闻 > 宜昌一男子借刀杀人却脱罪释放 4年后获刑15年

宜昌一男子借刀杀人却脱罪释放 4年后获刑15年

4年前,夷陵区发生一起命案,嫌疑人阿强落网后多次做出有罪供述。然而在一审中,阿强当庭翻供,并称警方刑讯逼供,阿强后脱罪释放。检方提出抗诉后,夷陵警方顶住压力,找到新的证据。1月26日,省高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阿强有期徒刑15年。“正义永远不会缺席!”25日,夷陵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周正接受采访时说。

借刀杀人兄弟相残

4年前,夷陵区樟村坪镇发生的一起命案轰动一时。

2013年12月23日,该镇村民何东被人棒杀在附近山坡上。

案发后,夷陵警方抽调精兵强将成立专案组,时任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李宏杰任指挥长,副局长席再清任专案组长,刑侦大队长周正肩挑侦破重担。

调查中,不少村民反映,何东的妻子小兰与同村单身汉阿强长期保持情人关系,何东知晓后曾百般劝阻,甚至以喝农药自杀“死谏”。

阿强和小兰的嫌疑迅速上升!然而,一些证据却显示,两人均无作案时间。

侦查中,有村民提供重要线索:案发当天早上,何东的堂弟大牛约其外出打铁。也就是说,何东生前最后一个接触到的人是大牛。

大牛时年38岁,单身,村民反映其性格“有点憨”。民警调查发现,大牛和阿强曾在同一家单位工作,关系非常密切。另外,阿强有恩于大牛,故大牛对其极为信任,甚至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案发后,大牛消失得无影无踪!“阿强有作案动机,案发前后又与大牛联系频繁……”专案组决定传唤阿强。

经过数小时的较量,阿强的心理防线被攻破,交待了与大牛合谋杀害何东的犯罪事实。

当年多家媒体报道称:阿强欲长期占有小兰,动了杀心。精明的他决定借刀杀人,于是制造机会让大牛与小兰发生关系,并谎称小兰爱慕大牛,怂恿大牛除掉何东,与小兰做长久夫妻。最终,大牛棒杀了堂兄。

死无对证当庭翻供

大牛究竟在哪儿?原来,阿强得知大牛得手后,告知其警方已介入,让他“早做打算”……当年媒体报道称“大牛喝下毒酒,逃进山林”。

半年后,人们在深山发现大牛时,他已化为一具白骨。

公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将阿强移送至检察机关起诉。市检察院指控:阿强为能与小兰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利用大牛想与小兰结婚的心理,多次教唆大牛杀死何东。2013年12月前后,两人预谋采取给何东喝毒酒及搬柴火时借机用木柴砸死何东等方式作案,均因故未成。同年12月22日晚,两人再次密谋,由大牛以打铁为由骗出何东将其杀死。次日7时,大牛成功骗出何东,在偏僻处持木棒猛击何东头部致其死亡。案发后,阿强为掩盖教唆杀人的犯罪事实,恐吓、威逼大牛喝农药自杀,大牛喝农药后逃进山林,第二年其尸骨才被发现。

狡猾的阿强认为大牛已死,死无对证。在法庭上推翻之前的有罪供述,并直指警方刑讯逼供。

2016年11月,法院一审对阿强做出无罪判决。

宣判后,何东儿子小伟的代理律师周成军明确表示要上诉。不久,市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

审讯过程的监控等诸多证据,均显示办案程序合法,不存在刑讯逼供,检察机关很快还了办案民警清白。

与此同时,阿强回到村里,“一副法律拿他没办法的架势”。一时间,村民议论纷纷,都为何东抱不平。

阿强脱罪,最难接受的是何东的儿子小伟。“阿强释放后,小伟基本没回过村!”周成军放下手上其他事务,专心为案件重审四处奔走。

终审判决同谋获刑

决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周正这位有近30年警龄的刑警暗下决心。

一审判决后,周正带领民警对已取得的证据逐一复核,同时搜集新的证据。“阿强与大牛定下三种杀人方式,一是制造意外;二是酒中下毒;三是约出杀死。”走访数十位村民后,专案民警还原了阿强、大牛谋杀何东的各个场景,又找到多个相关证人,搜集到相关证据。

有村民证实,在一次有何东、阿强、大牛参与的砍树中,大树突然倒向何东,幸亏有人及时发现示警,何东才躲过一劫;另外,警方找到装毒酒的瓶子,也提取到相关证据……

最终,省高院审理查明,阿强与小兰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2013年春,阿强安排小兰与大牛发生性关系。此后,大牛为能与小兰结婚、阿强为方便与小兰通奸,两人多次谋划杀害何东,均因故未果。同年12月22日晚,两人再次商议,由大牛以打铁为名将何东约出,在路上伺机将何东杀死。23日7时许,大牛按计划骗出何东,两人行至一偏僻处时,大牛采取持木棒猛击何东头部等方式致其死亡。当天,村民发现尸体报警,阿强与大牛多次会面互通情况,后大牛逃进山林。次年5月,大牛的尸体在附近山上被发现。

针对原审判决和控辩双方意见,根据定案证据,省高院评判:杀死何东的直接凶手是大牛,市检察院、省检察院提出何东系大牛所杀的意见成立;阿强参与谋杀了何东,原审阿强的有罪供述是合法取得的,阿强的有罪供述是客观真实的。

经省高院审查,现有证据虽印证阿强参与杀人通谋,但不足以证明其系杀害何东的组织者、策划者、指使者。

另外,省高院审查认为,原审认定在案证据不能证实阿强恐吓、威逼大牛自杀的意见成立。

1月26日,省高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阿强有期徒刑15年。“我们都希望小伟今后能好好生活!”考虑到小伟目前还未走出父亲被害的阴影,周成军表示将免去小伟的律师费。

案发到终审长达4年。其间,办案民警经历了千辛万苦抓到凶手的喜悦,经历了一审判决凶手无罪的失落,经历了被人冤枉的难言委屈,更经历了来自凶手逍遥法外的巨大压力……

为了正义的到来,周正带领专案民警在冰天雪地的深山寻找线索……时隔4年,他清楚地记得,在村民家打地铺、化雪取水,受到野狼、野猪威胁的种种情景,也记得村民见他们伙食清苦,给他们送来蔬菜的感动。而他也因严寒加之疲劳过度,免疫力下降致面瘫住院一月多……

这一次,所有办案民警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拿到终审判决书时,他们如释重负!